旅游被坑?
别慌,告诉我们!
我要维权
关注"就爱去"
微博+关注 扫码+微信 下载客户端
杀年猪、请山神......探秘沧源佤族的春节!|就爱去旅行1
杀年猪、请山神......探秘沧源佤族的春节!
来源:大观周刊

车子盘旋到怕秋村对面的山顶,我们得以一窥其全貌。红色屋顶如星辰一般散落在绿色大山上。处于大山环抱中的怕秋仅有一条盘山路与外界相连,这让怕秋保存了完好的民族风情。在佤族村寨怕秋,人们至今延续着最传统、古老的过年方式。


补草房

李忠,怕秋村老年协会会长,他说小时候,村里的民居还不是如今的红瓦白墙式样,全都是茅草房。茅草房为竹木结构,房顶用茅草片层层覆盖,朴实厚重,不过容易被损坏,需要时常维护。每逢春节,“补草房”是全村的一件大事。

“补草房”要看日子,通常在除夕前几天。怕秋的佤族人每家都有忌讳的日子,每11天中就有1天或几天“忌日”,忌日不能做任何大事,甚至不能出远门。这个日子由寨子里的长者推算出。补草房作为一年中的大事,自然也需避开“忌日”,各家各户自行选定适合自家的日子。

补草房的材料是周边山上较为坚韧的一种野草,当地人称之为“茅草”。佤族人把茅草割回家,晒干后编成草片留用。那段时间,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能看见成堆的草片。等到了日子,主人家便邀请隔壁邻居、亲戚朋友前来帮忙,男人们有的爬上屋顶,有的搬动草片,彼此协作,一天内就能把屋顶修补得焕然一新。补完后,主人家需要宰杀一只红公鸡,请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在家念经,祭告祖宗,说“我们准备过年了,请他们回来”。

晚上,主人家还会准备一顿丰盛的鸡肉烂饭犒劳帮忙的亲戚朋友。前来吃饭的人会带上一碗米、一瓶酒、一包烟送给主人。

等各家把自己的房屋拾掇好,全村就进入打扫卫生的环节了。每户人家把自家从里到外收拾干净,还要共同打扫村里的卫生。

如今的村子里已经难觅茅草房的身影,只在一些人家的院落大门上能看到架着的几排茅草。


猪肉烂饭

补草房是过去的习惯,杀年猪却是新近的习俗。在76岁的卫艾到大叔的记忆中,过去每年能买到几斤肉,都要攒着过年享用。而近些年人们生活水平大大提高,过年前杀一头年猪犒赏这一年的辛劳已经逐渐成为寨中的习俗。

卫艾到告诉我们,现在几乎家家户户都要杀年猪。一年到头的劳作里,亲戚朋友帮忙出力的事不少,杀年猪是为感谢他们。“亲戚、邻居都要邀请来吃饭,因为平时各家有重大事情时都是互相帮忙,现在有美食也要邀请伙伴们一起享用。”怕秋村村支书李华明为我们翻译着卫艾到的佤族话。

怕秋的佤族人做杀猪饭最是豪爽,切上肠子、猪肚等各种内脏,再装上猪血,同大米一起煮成猪肉烂饭。最正宗的猪肉烂饭使用质感硬的米,那种米耐煮,煮出来的饭一粒是一粒,不黏,肉香散发得更彻底。怕秋人共同享用猪肉烂饭,碰到来不了的亲戚,主人家便打一碗饭,切一块肉送去。

吃杀猪饭剩下的肉,全被做成烟熏肉。烟熏肉做法简单,抹上盐巴,挂在火塘上方。火塘不间断的烟火自然地累积在肉上,只需等待一些时日,烟熏肉就可以食用了。过年时,主人家切下最肥美的部位或炒或煮,成就除夕夜的美味。

怕秋的佤族人过春节的时间一般为7天(选单数),勤劳了一整年的佤族人约定,这7天要好好休息,不能动刀、不能做农活。这让佤族人在除夕前几天显得特别忙碌,家里牲畜吃的草、芭蕉要提前备好;春节一定要吃的糯米粑粑也要提前备好。


糯米粑粑

在怕秋,糯米粑粑有特定的内涵,表达对亲戚朋友的怀念,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舂的。

除夕前,为让舂出来的粑粑更加软糯,李华明早早地把糯米泡起来。糯米放入木甑子蒸熟,冷却后放入舂臼,冷糯米不大容易粘在臼上。怕秋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大舂臼,秋天,舂臼是被用作舂稻谷的工具,现在,这个大舂臼是做糯米粑粑的利器。

李华明家做的糯米粑粑延续着怕秋的传统做法,在加入糯米饭前,先放入炒熟的芝麻。李华明反复抬起舂棒,再重重落下,几分钟后,芝麻已经被舂成面状。炒熟的芝麻味香、多油,既可以避免糯米饭粘在舂臼上,还能增加粑粑的香味。这时,李华明往舂臼中加入糯米饭,两种食物不断融合,十分钟后,糯米粑粑就舂好了。怕秋的男女分工明确,舂糯米的体力活由男性完成,把糯米捏成团状的工作较轻巧,由女性完成。各家制作糯米粑粑的数量不同,依据自家亲戚朋友的人数确定。

刚舂好的粑粑在大年三十晚上就能派上用场。怕秋有个“送老年迎新年”的祭祀活动,每家每户都用5块粑粑祭拜老年,用7块粑粑祭拜新年。各家再选定日子,把两块祭拜老年的粑粑献给寨主。

初二开始走亲戚,晚辈会率先将祭拜新年的粑粑送到祖父祖母家,表达对长辈的尊重。

李华明记得自己小时候,过年遇见长辈,长辈一定会赠他一块糯米粑粑和一点零用钱,表达长辈对小孩的关心。


神秘的山神

大年三十这天,最重要的事是请山神。老年协会是寨子里德高望重的团体,主持寨子的各项祭祀活动。作为老年协会会长,大年三十上山请山神的活动被李忠当成头等大事来办。早晨七八点钟,李忠召集老年协会的成员集合,带上一只母鸡、米、茶便开始登山。上山的人要是60岁以上的男性,人数得是奇数。请山神要在特定的地点,地点是先辈们流传下来的,位于寨子周边的最高山——基杭山(佤语音译)上。整个寨子的村民都认为山神安栖于此。

其他村寨请山神或祭祀山神往往使用公鸡,怕秋使用的是母鸡,而且是未曾下蛋的小麻鸡。李忠告诉我们,这是因为庇佑怕秋的山神是女性。“很早以前传下来就是这样说。据说先民是得到山神托梦知道的。”

此前,村民们在基杭山建盖了一处房屋,房子里有三角火塘,有凳子和餐具,用于祭祀活动。时间接近中午,村民们抵达山上。请山神要诵经,几位老者蹲在屋子里念经,请示山神,“说我们要过春节了。”大约五六分钟,诵经完毕。人们开始准备这顿庄重的午饭:用米和鸡肉做鸡肉烂饭。请到山神,老者们返程。大约下午四点多,他们返回村寨。村寨以一只母鸡迎接山神到来。


取新火

请过山神,李忠和老者们的使命还未结束,他们马上要在寨子广场上进行下一个辞旧迎新的仪式:取新火。这是怕秋独特的一项活动。只见一位老者沏出四碗茶水,向山神请示,“我们要取新火了。”

村里还保留着使用了几十年的取火工具,那是一副竹木做的架子,包括竹筒和竹刀,把架子插入土壤固定,老者将引火草放上木质横杆,用竹筒来回摩擦生热,他动作娴熟,要领得当,很快,火苗出来了!围观的人群露出喜悦的笑容。

老年协会的两名成员取过土炮,让周围人群远离,燃放了三响。土炮在寨子里充当着重要角色,我们见到了保存完好的三个土炮筒,个头小,直径窄,铁质。“有时候土炮脾气不好,点燃以后还会飞。”围坐着的老者们调侃。

土炮放响后,整个村寨开始沸腾,这一刻,土炮声是在宣告:“过年啦,农活先放一放,好好在家休息。”李忠说,土炮就是村里过年的信号,也在告诉村民,新火已经取得,主妇们可以来取新火了。

全村各家的主妇带上棉花团、木炭、香,从自家屋子走出,前往同一个目的地。她们黝黑健康的脸上洋溢着喜气,呼朋结伴,彼此“汇报”着家里农活的进展情况。

到达广场,主妇们“鱼贯”着用新火引燃香,再手捧青香小心翼翼地朝各自家中走去。回到家里,女人们把火塘重新点燃,糯米饭可以煮了。棉花和木炭被留在取火处,老者将用它们以及一只白公鸡把旧火送出村寨,意味着送走当年不吉利的所有事物。

李华明说:“取新火,一是通过灭旧火、换新火避免各种火灾。二是欢庆新年,希望来年吉祥如意。”

如今,怕秋人家的火塘依然是一年换一次火。每年这时节,村民把旧火灭掉,取来新火重新将火塘烧旺。每天晚上,家里不用火时,就用火灰捂住火苗。第二天拨开火灰,火便又燃起来,一整年中,薪火不熄。

新火煮熟糯米饭后,年夜菜也开始下锅了,怕秋的年夜菜以荤菜为主,是全年中最丰盛的一餐。


打歌

家家户户吃完年夜饭,整个寨子再次因为土炮的响声沸腾起来。“这一次土炮声是告诉大家可以出来打歌了。”李华明说道。

这时,从各家涌出的人们都有了些许变化。男人们换上了纯黑色、款式宽松、简单的上衣和裤子,女人们则换上红黄相间的佤族传统衣裙。这是怕秋佤族的传统服饰,每年春节,人们都要换上新做的衣裳,衣裳是纯棉的,从纺线、织布到裁剪、染色,全部由佤族妇女完成。

打歌场中央,竖着松树枝、甘蔗和芭蕉杆,过去,这里还会烧起一盆旺火给打歌的人群准备充足的红糖水。两根交缠的蜡烛(当地人用蜂蜡搓成的)也被放在供品中央,怕秋佤族人知道,除夕当夜的打歌,不等这两个蜡烛燃完是不会结束的。“只要蜡烛不熄灭,我们就要一直打歌。”

男人们率先围着蜡烛绕成一圈,女人们在男人后面围成一个更大的圈。吹奏芦笙的大爹双手灵活地变着节拍,双腿有节奏地跳动。打铓的大爹每每找准节奏点,便狠敲一下,发出悠长的回音。全场的男女老少都跟着他们的节奏跳动,享受着全年的收获和喜悦,笑声在漆黑的大山间荡漾。打歌场上,不只有怕秋人,山对面的翁不老村和山背后的永让村的村民也会过来一起打歌,村寨间关系十分融洽。

在过年的7天里,每天晚上村里都会燃放土炮,召集众人打歌。


叫寨魂

在一片祥和喜悦中,春节迎来尾声,请来的山神需要在最后一天被送回山上。初五、初六,李忠就开始召集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在广场集中,共同商讨送山神回山的事宜。

送山神的日子一般是初七。老人们放三响土炮作为信号,带上一块糯米粑粑、一方包好茶叶的白布、一对蜡烛、一束芭蕉,吹着芦笙、敲着大铓,将山神送至寨头最高的山顶。

送山神这天傍晚,村里会送谷种,看“鸡卦”,以此判断全年的风水,判断庄稼收成如何。这时,老者会号召全村人民克服来年不利的气候条件,努力发展生产。

下山后,全村人自发聚集到广场,进行“叫寨魂”仪式。李华明告诉我们:“平常每家每户会自己叫魂,逢年过节要全村叫魂。”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准备了许多白棉线,村民排着队一个个到老者面前,恭敬地递上一瓶酒、一块粑粑,老者祥和地为村民在手腕处系上一根白棉线,这根棉线被怕秋人叫做“魂线”。

因各家忌日不同,为顾及各家情况,过年期间,村寨很少有需要全村参加的大型活动。不过,每年春节召开的全村群众大会却延续了许多年。大会主要由老年协会和村委会总结上一年的工作,布置下一年的工作。

怕秋佤寨的春节是朴素的,没有五颜六色的新衣和菜色复杂的年夜饭。但村民们心怀对大自然的敬畏,至今仍然传承着隆重的祭祀仪式。

作者:文:龚静阳 图:孟志刚
责编:周涛
 
用户评论
共(0)条评论

主办单位: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电话:0871-63534744传真:0871-63174086全媒体热线:0871-653916890871-65374789

公司地址:昆明市五华区昆建路5号108智库空间A栋3楼服务热线:0871-65420622联系邮箱:Email

© 版权所有:就爱去旅行网 · 2016 · 滇ICP备18000897号-3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519号

如不登录网站,你的权限将受到限制!

请填写6到15位任意字符!

如不登录网站,你的权限将受到限制!

或者使用其他账号登陆

微信

腾讯QQ

注册视为同意 《会员服务条款》